阳光洒满肩, 仿佛自由人.

乌克兰丢护照惊魂记

长话短说,欣欣我一个在美国上学的中国人在欧洲丢了护照,靠旅行证上的学生签证回了美国。长话长说版本如下。

 

一个人在乌克兰街头,没有护照没有现金。感到有种神秘力量在阻止我。

这是我离切尔诺贝利之旅最近的一次了吧。一下火车便到处寻找旅游团的大巴。那个车画着核辐射的标志,可酷了。期待了这么久。结果给导游检查证件时一打开包,不见了护照,瞬间像是从天堂跌入地狱。那是限制区域(restricted area),必须要正式证件(government-issued ID)才能进。

那时候想着护照一定是落在旅行箱里了,等修远的火车也到基辅,一定会找到的。于是我去了附近的麦当劳给手机充了电,又刷卡买了汉堡当早饭。店里只有收银的人会一点非常有限的英文。

修远在火车上帮我翻了行李箱,也没有,我开始急了。想报警,可电话接通了是我听不懂的语言。那三个小时怎么也过不完。然后他车到了,但是我们找不到对方的位置。当在车站大厅里看到他向我走来,我感动得快哭了。

我想要再次拨打警察的电话的时候,火车上认识的华人大哥发消息给我,让我不要打了,直接找使馆。火车站门前泠冽的寒风中,我拨通了中国使馆的电话,被接线员告知使馆刚过时间,第三天早上才有人上班。

可是这么紧急的事情,我等不了这么久啊。声音已然带了哭腔:“我是中国公民,你们就不能管管我么?”

电话那边沉默一会儿,说立马去请示。

 

中国使馆里很温暖。

我上交了要求的材料。跟冷淡的接线员不一样,领导对我很好很好,听说我还想赶第二天的切尔诺贝利团,甚至同意把我原护照号加注到新证件上。

修远一直陪着我。他本来是不去切尔诺贝利,打算在基辅城里转转的。来乌克兰前我们也多订了一天房子。所以我还有地方住,也不会一个人。说来我感觉挺亏欠他。我想跟他去附近逛逛画个画什么的。可是我又累又困,只好趴在桌子上休息。

等了不知道多久,拿到了临时的旅行证。我问这个要回美国要怎么办,他们说,这个证能让你回国。我说我在美国上学,回中国干什么。他们说,他们管不到这个,只能管我乌克兰境内的事,我可以去联系美国使馆,但建议别抱太大希望。

回国是什么概念。几天后学校要照常上课,如果我回中国,办正式的护照再签证要好几星期。这学大概是上不了了,这学期要废了。而且在这个学校上学还挺好玩的…

那个下午我一直在哭。

然后我跟修远说,我们晚上去喝酒吧。

 

乌克兰喝甜甜的酒

 

我的脑袋开始发眩。酒可真好喝,甜甜的。

James他们还在和切尔诺贝利的导游联系。我说我有临时护照了,上面注着我原来的护照号,我能不能第二天来玩。那时候的我还是抱着希望的。我跟James说如果导游不同意,我亲自跟他说情况。导游给我回电话了,他的领导说不行,必须是原来那本护照。

仿佛最后一根支撑我的线也断了。没忍住,在店里哭出声。我真是亏大了,不仅这回玩不了,连学也要上不成了。我的头脑乱乱的,不知因为酒还是因为事。

我不怎么喝酒。美国有最低饮酒年龄,美国境外我才能光明正大地喝。

我撕心裂肺哭:“他们还不把椰蛋树还给我… 我什么都没有了… 他还在敖德萨… 我什么也没有了…”

修远说我醉了。

我说我没醉。

他说你“醉”这个字都发不清,发成翘舌音了。

我说,我没——醉。

“不信我给你出道题。一个酒鬼从某地出发,每次往东南西北中的一个方向走一步,最后能回家嘛。”

修远数学好,他说能。

“那现在这个酒鬼是个鸟,在三维空间里,有六个方向。他还能回家嘛。”

修远说能。我说不,我初中写过程序模拟,十万个酒鬼,只有大概三分之一能回去。

“可你还是醉了啊。”

“你回答我哇。我是不是个会飞的酒鬼。”

 

第二天醒来,胸口疼后脑勺疼。

朋友们听说了我的事,纷纷帮我想办法。他们分享给我好几个帖子说,旅行证加美签,有人做到了可以回美国。我开始了把自己捞回纽约的尝试。

跑完打印店和银行,忙到晚上才吃饭。

银行系统在升级,全国范围内都没法寄钱给美国领事馆。偏偏他们只收这家银行的,别的渠道汇款无效。我义正严辞地教育了小哥:“作为一个全国的银行,在正常营业时间里需求这么频繁的现金业务办不了,也没有应急方案(Plan B)的嘛?我以前也在银行工作,我们银行就不出这么大岔子。”最后请来行长,前后费了两小时才办完。

再去预约面签,系统已经关了,第二天八点才开,不知道能不能预约星期五当天的。如果预约不到,周末领馆休息,我便赶不上星期天的飞机,将一个人滞留在乌克兰。

那怎么办?拿着材料直接闯美领馆也太令人窒息了吧。

Jas说,还是不要去了,万一被抓起来,语言不通不好捞人。我也觉得不要贸然前往,按照美国人做事的风格,去了也无济于事。

星期五尝试邮件和电话沟通。感觉美国使馆挺想让我回美国的,问我有没有i20原件,还在我类别都对不上的情况下给了我面签加急。

我满心欢喜点开加急请求被批准的邮件,点开链接一看,痛哭——

最早的面试时间是周一。

 

和James他们在基辅最后的几日,天天以泪洗面,夜夜举杯销愁。我的定位在欧罗巴大陆的一个点,和家隔了一个大西洋,和家乡隔了一个珠峰。

星期六晚上,我请求他们最后陪陪我。去看了芭蕾舞剧,那音乐好唯美好心碎。

欣欣在乌克兰歌剧厅

最后一次深夜买醉,两三点回的住处。

第二天门卫小哥哥给我发信息,说这样太晚了。

后来回想,最后那晚不应该睡的。因为我睡觉的时候,事情出现了一些转机。哥大那边来了邮件,美国边境同意在我只有临时护照的情况下把我放进去,直接搭原班飞机就好。可是乌克兰机场这边并不会放人,我凭一纸邮件没法证明什么。

你看中国想让我回国,美国想让我进美国,乌克兰不放我走,他们都这么想要我留在他们的国家。还要交各种费用改签机票什么的,好贵喔,我从来没觉得我如此有价值。

 

在中美之外的第三个国家签美国签证是件恐怖事。

本来以为美国领事馆是美国领土,总该说英语吧。结果从门卫到工作人员都说乌克兰语。显然,只有乌克兰人会来这里签证。我个中国人在人群很扎眼。拿着号码等待叫号,听不懂乌克兰语的数字,也没有手机翻译,只能眼巴巴望着滚动显示的大屏幕。

之间补填了一个表格,承诺不用原来的签证进入美国。然后工作人员让我坐等补叫号码。我发现如果是正常号,念这个号码前会先说“нормаль”,这样每次听到нормаль我就不会太激动了。

终于轮到我,签证官一上来就讲乌克兰语。我很懵,用英语回答我是个在读学生,这次来玩丢了护照。签证官笑,表示理解。他递给我一张蓝蓝的纸,上面写着我的签证被批准了(visa approved)。罕见地,我i20表格都没有就签出了F1签证。

护照被收走了,我问签证官多久能拿到贴着签证的护照。

他说三天左右,我又一下子飙泪了——早知道不去签了,边境都同意刷护照捞人了,我还把护照交给美国人,我是不是傻。

他看着我估计搞笑死了,问了我入乌克兰境的时间,说,你会好好的(You’ll be fine)。护照还是被收走了。

我于是很沮丧地往外走。

司机见我从领馆上车,问我签证过了嘛。我说过了。他就恭喜我。

 

半睡半醒之间,非常疑惑自己身在哪里。早上清醒了,心里苦。

我真是个矛盾结合体。平时看着天不怕地不怕的,没有剑也敢走天涯。遇到事情了就没用地哭,哭得稀里哗啦。

他们不让我出门玩。没有剧,没有酒。大而空的房间充满绝望。学校正式上课了,我却没有心情写作业。

等待最是煎熬。我太想回纽约了。它是我的舒适区(comfort zone),我呆着很自在。而不是这里,不认得路,听不懂话看不懂字。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走。机票作废改签了好多张,一次次燃起希望,一次次希望破灭。

我是上上个周五入境的,转眼快到乌克兰落地签的十五天期限了。过了这个星期五,我在乌克兰的身份就黑了。也并没有做好停留这么久的准备,洗发护肤都没带够。快要蓬头垢面,无家可归了。

家里也担心我,找人来帮我。乌克兰小姐姐安娜把我捡回了她家。她人又好又漂亮,中文超级棒。我舒舒服服在沙发床睡了。

第二天早上被叫醒:“欣欣,你护照被人找到了。”
我不相信,慢悠悠起了床。然后发现安娜没跟我开玩笑。有乌克兰的杭外校友知道了我护照的下落。杭外真是个神奇的学校,学姐学长遍布世界各地,非常强大。

这个护照兜兜转转,回到我身边。上帝真会安排,我的旅行证刚好被扣住,留足时间让我取回属于我的东西。

 

星期四,我的临时护照还是没有消息。

我:“我签证不要了,你们快直接把临时护照还我吧。”

美领馆:“我们已经给邮局了。”

我决定直接杀往邮局。心态坚定到可怕。

结果我根本找不到地方。优步司机把我放到一个荒凉的路上,指着唯一的建筑说там。我进去一问,人家说немає,然后透过窗户指了个方向。我一看,再有人烟是几百米的雪地之外。

在二十厘米的雪里走。周围没有人,只有时不时驰过的大卡车。

一脚踏空,我尖叫,踩进一个有冰和水和泥的坑里,鞋子湿透了。把文件夹往雪地一丢,光脚踏在雪上,把冰水混合物从鞋子里往外倒。脚要没知觉了。我回忆着科学知识,只是零下几摄氏度,脚应该不会冻废。

继续走。走到灵魂颤抖。当时支持我走下去的信念是,如果我在这样的荒郊野外出了事,得好久才能被人找到。

终于到一个加油站。刚洗完车的路人大叔讲英语,帮我打电话问快递公司,说是已经送到了。大叔说,你上车吧,我送你去。车到了,大叔说什么也不肯收我给的车费。

取回护照需要正式的证件。每个乌克兰人有额外的一本身份证,但我是中国人,邮局也没人会听得懂我英语的解释。我递去我的证件。柜台把信封状的包裹递给我,然后抄写我的证件号。我划了道口子取出我的旅行证藏口袋里,时刻准备跑路。

我和我的护照,生生世世不分离。

 

星期五,飞机起飞的日子。

乌克兰的华人叔叔送我去的机场。换登机牌遇到了一点麻烦,旅行证上没有落地签。没办法,我只能先想办法出去。

翻看相册,我刚到乌克兰那会儿可精致了。而现在剩下的最后一点精致,是飞机餐的面包还记得抹黄油。想了想还是没有在飞机上化个妆,万一到了美国没交接好出了误会,被遣回中国那妆就白化了。飞机十小时,紧张了一路。

入美国境很顺利。海关问我,是不是从中国飞的乌克兰,我说不是的,我是从纽约飞过去的。我通过最后一道门,看到接机的小伙伴,恍惚如梦一般。

那天我好久好久才缓过劲,是真的回到纽约了。

 

纽约的早晨

原文作者:甜菜欣欣https://tcxx.info/life/148.html

  除非注明, 否则文章均为程序背后的每个深夜原创,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.
  本站采用创作共用版权协议, 要求署名、非商业用途和相同方式共享. 转载本站内容必须也遵循“署名-非商业用途-相同方式共享”的创作共用协议.
  本文地址:http://hechaocheng.win/reprinted/ukraine-lose-passport/
  • 相关文章:
    • 暂无相关文章!
  • 吐槽榜:
  • 最近冷冷清清的,都没有被吐槽.
  • 没有评论, 抢沙发.

发表评论:

网址

插入图片

表情

 请勿发送垃圾信息、广告、推广信息或链接,这样的信息将会被直接删除。

搜索

站点统计

  • 文章总数: 388
  • 评论总数: 63
  • 分类总数: 7
  • 标签总数: 1210
  • 友情链接: 6
  • 当前主题: wp-spring
  • 最后更新: 2018年8月30日
  • 联系管理: [email protected]
©版权所有 2018 程序背后的每个深夜 粤ICP备14010319号-1 | Powered By WordPress | Design by Hechaocheng 1.301,97
返回顶部